0%

一些历史思考

随笔写一些最近想到的事情。

爱国是历史潮流

上周末看完了《少帅》电视剧,对于张学良,对于北洋政府到国民政府的故事,有了更深的认识。我一直对于民国历史非常的感兴趣,因为是古代到现在的过渡时期,新旧时代的对比强烈,更能让人对现代社会有更深的理解。什么是民主,什么是共和,社会发展的内在动力是什么,都能在其中找到一些答案。

最近很火的香港问题,其实就是国家认同感的问题。金一南教授的讲话,其实讲到了一个历史潮流,那就是在20世纪的世界民族独立潮流中,国家意识的觉醒是不可阻挡的。皮之不存,毛将焉附。当年八国联军不到两万人浩浩荡荡进入北京城,老百姓没有任何反抗,有的还帮忙递梯子,根本问题在于老百姓没有对国家认同感,八国联军和皇帝打仗,与屁民何干?古时候的人讲天下之大莫非王土,反正不是老百姓的土,没有归属感只有顺从和奴性。只有家族社会,而没有国家意识。

国歌、国旗、国徽都是国家的象征。任何组织乃至于国家都是由每一个人组成的,有组织认同感有国家认同感,才会有凝聚力。战场上要跟着旗帜走,公司组织生产要有公司标志要有制服,国家也是一样的道理,需要有国旗国歌国徽,爱这片土地爱这个国家,才能为她也是为自己的美好生活奋斗。香港的港口优势被逐渐分散到大陆各大城市,产业空心化被房地产绑架,这都是现实。但是如果你有身份认同感爱香港,你会想办法去改变她让她更好,才能让自己生活地更好,而不是暴力宣泄和诋毁。

曾经的东北也是这个道理。张作霖算是东北马匪里,国家意识觉醒较早的。私心当然是有的,但是坐到了东北王的位置上,就会发现原来这个位置这么难做。要让自己的小家过得好,就得管好东北这个大家,而东北这个大家又属于整个民国。日本和俄国,虎视眈眈东北,不处理好日俄外交就没有东北的发展。铁路运营被日俄霸占,运兵没办法,运东西更是要交保护费,没有东北经济发展怎么会有自己的小家的幸福。所以张作霖难,想尽办法入关提高自己的实力并用外交手段和日俄周旋,这是旧时代军阀的做法,只考虑到了壮大自己的势力;而新时代的张学良更是深明大义进行东北易帜,北洋五色旗换上民国青天白日满地红,为的就是民族的凝聚力,这是新时代青年的做法。不是说盘踞东北在关外发展就能够自得其乐,日俄是不会轻易放弃东北经济命脉的。

所以爱国这个事情从两方面看,一是外部势力总会把你当作集体看待,对你是有敌意的;二是内部来看,你爱自己的亲朋好友,爱你生活的地方,你才会爱这片土地为她奋斗。其实这些都是历史潮流不可阻挡。我一直觉得爱国这个事情不能是口号。政府的宣传里太多这种口号的东西了,不真实不具体。国民的历史教育要深刻,要理解世界的大势所趋和每个人真真切切的生活联系起来。

西安事变绝非偶然

以前对于西安事变没有太多理解,高中历史书上也是一笔带过,爱国将领张学良和杨虎城为了逼蒋抗日,铤而走险进行兵谏。十几年前吧,在教室里看到那几页教科书时,感觉这个事情就是突然蹦了出来一样,惊天一雷改变了历史走向。

看完了电视剧里的详细演绎,才觉得这原来就是历史的必然。即使当时张学良不进行兵谏,他也是没法带领他的东北军了,而且东北军也将是必然哗变的。最早追溯到东北易帜,这就表明了张学良有进步思想,有国家概念懂得抱团取暖才能抵御日俄;同时中原大战时期入主北平能够提升其实力,这又有了部分军阀的思想,是在买入自己的政治资本,但是其万没想到日本会趁其出关外而进攻东北,这是他人生的污点;所以为了一雪前耻不做历史罪人,他日后的政治路线必定是抗日收复东北,这也必然导致了张学良剿匪心不在焉,东北军和红军也没有任何仇恨。

待红军三大主力会师延安,蒋介石打算集中火力消灭红军主要部队,而来西安督战时撤换掉了东北军。如果东北军此番撤换,听蒋介石指挥而去了安徽和福建,东北军离家更远了;在蒋介石训话时,东北军内部就已经炸锅了;日本人占领东北还要进犯华北,而东北军却在南方剿匪,不会哗变才怪。所以张学良的西安事变是有很深的东北军内部将领支持,绝非是拍脑袋。

传统文化没有原罪

中国近代史的上半段就是一个国家不断自我否定的历史。否定自己的军事,否定自己的经济,否定自己的国家制度,最后否定深入骨髓开始否定自己的历史和文化。五四运动的那一刻,中国自卑到了极点。

我是心有不甘的。我喜欢古代的琴棋书画,动听的诗词歌赋,那些充满意境的园林和建筑,那些华丽的盔甲和官服;儒道佛充满了对这个世界的独到见解,虽然不那么科学可是那么自然地流淌在我脑中,有时候觉得这就是中国人基因里遗传的对这些事物如此自然地接纳。这些都只是算的上文化的东西,可是我觉得东方的思维为何又不能撑起独到的东方政治制度。

虽然没有过深入研究,我对于辩证唯物、政治经济学不算有太多敌意。但是这毕竟还是来自于德国来自于欧洲的思维方式,即使对其进行了中国化,但是这并不能被大众所能理解,在中国总是处于高高在上的玄学阶段,走不了群众路线。只有用中国人理解的思维去创造执政理念,才容易领导群众。要实现这一步,我觉得就应该从传统文化中去汲取营养。

看好国内的文化市场

虽然近二十年中国经济被房地产绑架,大多数人的收入都用于还房贷去了。但是我觉得国人的文化消费应该是呈现上涨趋势的,电影票房连年攀升,典型的如2018年的战狼2;由于近期哪吒动画电影票房刷新动画电影记录;加上游戏行业多点开花,先有PlayStation入华并推行中国之星计划,后有2019年ChinaJoy上任天堂和腾讯合作入华带来马力欧、塞尔达、宝可梦三大品牌。无论是国内还是国外,都是非常看好中国的文化市场的。

文化产品其实有个很大的特点,就是不算太贵。相较于动辄上万的消费,几十块钱的电影票,几百块钱的游戏都不算太多。所以我们能够看到,国人的文化欣赏水平是在上升的,市场需求是巨大的。动画电影行业有《大鱼海棠》《白蛇起缘》《哪吒》,尤其是《大鱼海棠》这画面真的让我觉得很美,结合传统文化尤其是客家围屋真的很亲和,我就是来自于客家地区。《白蛇起缘》还获得了华纳兄弟的投资,外资也很看好国内市场。游戏行业,本次CJ2019上育碧加大中国投资,更有传闻说要推出基于中国背景的刺客信条,Steam中国也要落地。我感觉这个机会很大,我也很想做这方面的事业,最近好好想想怎么把握一下。